這幾天朋友圈、微博都被阿裡巴巴上市的消息刷屏了,馬雲和羅漢們的發家史成了膾炙人口的段子。還有人寫“為阿裡驕傲”、“馬雲加油”。看了不禁想偷笑,咱又沒股票,幹嘛如此入戲。
  不過話說回來,“麻雀變鳳凰”的故事,誰不愛呢?
  為採訪阿裡上市這件大事,我早早便做起了功課。在去程的飛機上看了一部紀錄片《揚子江上的大鱷》,讀了一本書《這才是馬雲》。前者講述馬雲如何從三尺講堂走向神壇,後者則一把將他從神壇上揪了下來。
  “阿裡熱”
  這是一次非典型採訪:受性質所限,流程都已安排好。記者要做的只是等,等馬雲團隊進場,等排隊安檢,等敲鐘,等開盤價,等提問環節,等晚餐會不會有高管露面。
  在流程外才能充分感受一把阿裡熱。美國人民對把錢投出去的事相當上心,連出租車司機和餐館老闆都知道來自中國的BABA。
  賓館里順門縫滑進來的《星島日報》連續大標題報道:“馬雲不移民,樂做‘杭州佬’”,“阿裡巴巴發威,馬雲身家狂漲”。《USA today》頭條也是“Alibaba IPO is wake-up call for Silicon Valley”。
  雖說紐交所領導提前打過預防針,說敲鐘到開市,有可能需要等上一兩個小時,可還是倍感煎熬。一面希望開盤價高點,嚇美國人一跳,一面希望稿子趕緊交了完事。
  一美元,半美元地往上蹦字兒,最後定格在93.7美元,超發行價37.8%,共花了2小時25分鐘。
  不知在這兩個半小時里,馬雲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
  空降晚餐
  馬雲在上市那天共露面三次。
  第一次,清晨梳個大背頭,站紐交所門口給人拍照;第二次,開盤價憋出來以後,簡短的提問交流,語調平緩;最後一次,上市晚餐的突然驚喜。
  開市後,馬雲來到記者們集中的房間里,表情遠沒有想像的興奮,更多透露了一個字:累。
  他淡淡說,自己對當上首富沒有任何感覺,連個小區首富都不想當。
  他還說,未來的日子會很艱難,做得好,很好;做不好,就悲催了。
  晚餐吃到一半時,馬雲突然和彭蕾一起出現,讓大家頗為興奮,趕緊拋出了最關鍵的疑問——員工們有了錢,股票一賣都走了咋辦?
  馬雲的笑容稍稍綻開一些,大方回答了這個帶刺的問題,“阿裡巴巴就是要‘嚴進寬出’,‘寬進嚴出’那是監獄。”
  馬雲說,“流出了我們,可是壯大了生態系統”,“要是500強中200個CEO都是阿裡人才好呢。”
  沒有掌聲,歡呼,擁抱
  上市當天晚餐位挨著逍遙子(阿裡巴巴集團COO張勇),他一副臉僵著,有些佝僂,縮在椅子里。要了杯熱水,旁人和他談起什麼,他就微笑一下,或點點頭。喝完水,便匆匆告辭離席,去應酬下一個場子。
  從9月2日開始奔赴各國展開路演,逍遙子半個多月沒著家,嗓子在上市前就已經啞掉了。
  郭靖(阿裡巴巴集團首席風險官邵曉鋒)留在晚宴的時間長一些,興緻還不錯,喝了幾口酒,說起幾件往事。
  在席上還聽說,阿裡巴巴首席市場官王帥原本也打算來紐約見證敲鐘,結果人走在半路,心裡越來越沒底,一扭頭回杭州大本營蹲守去了。
  沒有掌聲、歡呼和擁抱,只有壓力和如履薄冰。
  阿裡圓夢
  阿裡繃緊了弦,小心翼翼度過了漫長的一天。9月19日,阿裡巴巴是中概股、中國科技企業的代表;馬雲是中國企業家,也是勤勞勇敢中國人民的代表。
  阿裡巴巴要走102年的話,現在可是剛剛開了個頭。馬雲吹過的牛也還有很多沒實現呢。
  變成了一家公眾公司後,懼怕的東西會不會更多?“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的信條還能繼續秉持嗎?
  想當年淘寶靠免費把eBay從中國大地上擠走,對方學不來也拖不過,因為當時eBay已上市,對自己的股東得有業績交代。
  現在,阿裡巴巴也上市了,再冒出個“光腳不怕穿鞋”的,該怎麼辦?
  “雙11”進入倒計時,今年的光棍節會否變味?京東上市後,可再沒提過打價格戰這茬。雖然人人都愛“麻雀變鳳凰”的主角,但可別從此飛上枝頭不下來。
  請馬首富繼續造夢吧!
  新京報記者 劉夏
  編輯:陳思  (原標題:【手記】人人都愛“麻雀變鳳凰”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Rock

rx69rxjxm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