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煒旅日媒體人
  東洋白話
  這次安倍參拜靖國神社之後,我們可以看到中國民間輿論比以往冷靜和理性得多,抵制日貨的聲音幾乎不辦公室出租見,理性分析的意見增多。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拜了靖國神社,可以說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因為安倍多次對身邊人透露,“之前首相在任中沒有去參拜靖國神社,可謂痛悔”之意。26日,正好是他第二次執政一周年紀念日,所以選建築設計擇這天去參拜,安倍首先是為了自身——一掃心中的“遺恨”,也為了強調自己的“信念”。安倍第二次執政環境可以說與第一次完全不同,第二次自民黨獨占鰲頭,日本的在野黨已經形同虛設。從理論上說,安倍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所以《特定秘密保護法》就算在輿論排山倒海的反對聲中也能通過。
  但是這次參拜靖國神社之後,來自世界各地的反應可能是安倍事先沒有料及的,六七年前,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參拜靖國神社時,只有中國和韓國抗議。這次安倍大約是抱著不管參拜不參拜反正近期與中韓改善關係無望汽車借款,就自顧“維護信念”去了。
  不料,反應最快的是美國,美國駐日大使館首先表示遺憾,而後美國國防部高官深表失望。就連所預定的有關圍繞普天間美軍基地問題,日美防衛高官要進行的電話會談也因此取消了。美國媒體對安倍亦是群起而攻之,2013年12月27日的美國《華盛頓郵找房子報》發文表示:“安倍參拜靖國神社行為是對自身的國際立場和安全保障體系的弱化的激烈的挑撥行為。”歐盟、俄羅斯以及猶太人組織也對安倍進行了譴責。在這種國際輿論下,中韓的抗議倒是顯得沒那麼突出了。
  是國際形勢發生了變情趣用品化,還是日本發生了變化?應該說兩者都有。
  在七八年前,美國是共和黨執政的布什時代,當時的布什與時任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是親密的盟友,美日同盟處於蜜月巔峰期。而過去幾年,日本頻繁更換首相,安倍第二次執政剛一年,與奧巴馬還遠未形成信賴關係。
  更重要的是,東亞局勢、國家間的力量對比發生了變化。十年來中國經濟快速崛起,而日本加緊步伐邁向“正常國家”。日本與近鄰為敵,加劇亞洲的緊張局勢,也不符合美國的利益。安倍這次參拜可謂鋌而走險,或者說他謀略不周。美國不想看到中日衝突影響其在東亞的地位,日本如果挑起對華衝突而且占上風,必然接著挑戰美國;如果日本失敗,中國就將主導東亞,這兩種情況都不符合美國利益,所以奧巴馬要“深表失望”。
  日本右翼歡呼安倍參拜靖國神社,但是“歡呼派”里又分成兩類人,一類人較溫和,還是覺得美國不可得罪,日本未來長時間還需要美日同盟這一保護傘,所以有必要看美國臉色行事。另一類人覺得美國並不可怕,日本早晚要擺脫美國的束縛。這一類人主張對任何國家強硬,主張修改和平憲法,他們的存在也是中日關係走向對抗和緊張的一個重要因素,但這類人畢竟是少數。日本共同社2013年12月28日、29日實施的全國緊急電話輿論調查結果顯示,關於首相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一事,69.8%的受訪者認為“有必要顧及”外交關係,大大超過認為“沒必要顧及外交關係”的25.3%。民調結果顯示出選民對中韓和美國等國際社會的強烈反應感到擔憂。
  至於世界上其他國家和地區對安倍參拜持批評態度,很大程度上是出於不想看到世界的第一、第二、第三大經濟體的美國、中國、日本之間發生摩擦而影響世界經濟秩序、影響本國和本地區的穩定和發展。我們也由此可見中日美肩上所承擔的維護世界和平和經濟繁榮的重擔。
  2013年12月中旬,日本東盟特別峰會在東京召開。日本極力要成為東盟的中心,不僅希望在經濟上與東盟緊密連結,還借中國劃設防空識別區一事,鼓動東盟在安全保障上與其合作。但是中國完全不必擔心東盟各國嚮日本一邊倒。東盟各國與中國經濟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就在日本東盟峰會召開前夕,柬埔寨首相洪森接受日本媒體採訪時表示,中日兩國是東盟的重要經濟伙伴,中日對立將給東盟帶來“最為致命的影響”。越南總理阮晉勇指出“日中韓都是東盟的重要伙伴。三國之間的合作符合東盟的整體利益”。印尼總統蘇西洛2013年12月13日在東京發表演講,就中日關係表示“只要信賴關係未得到改善,地區緊張還將持續”,呼籲通過外交途徑和平解決問題。
  從以上三國東盟首腦對中日關係的共識可以驗證國際局勢中“旁觀者清”的真理。同時讓我們認清這樣一個事實:中日關係再不只是中日之間的事。
  這次安倍參拜靖國神社之後,我們可以看到中國民間輿論比以往冷靜和理性得多,抵制日貨的聲音幾乎不見,理性分析的意見增多。走向理性是讀懂世界的第一步,據英國智庫的預測,中國將在10年內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要實現這個地地道道的中國夢,不僅要實現國內的穩定發展,還要學會把握國際社會的穩定。
  (原標題:當世界對安倍“失望”時)
創作者介紹

Rock

rx69rxjxm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